全國最大旅遊網站 www.caneis.com.tw
凱尼斯旅行社 世界各國旅遊資訊 凱尼斯旅行社 旅遊APP Google關鍵字排名第一名 旅遊省錢小秘密 世界旅遊地圖 玩家推薦的網站

 雷諾瓦是法國印象派畫家、雕刻家。1862 年,在決定以繪畫作為終身事業後,他曾模仿過羅浮宮內華鐸﹝Watteau﹞的作品;1864 年在楓丹白露結識了巴比松畫家迪亞茲﹝Diaz﹞,迪亞茲鼓勵他把畫面的明亮度提高,放棄以黑色做為陰影主調。

 莫內與雷諾瓦為好友,兩人經常一塊兒出外旅遊寫生,將畫架並排架起,對照同樣的風景作畫。以莫內的《青蛙潭》﹝La Grenouillere﹞和雷諾瓦的《青蛙潭》﹝La Grenouillere﹞為例,兩畫皆作於 1868 到 1869 年之間,雖然主題雷同,但雷諾瓦畫中洋溢著溫柔詩意的氣氛,而莫內的筆觸則比較肯定。雷諾瓦畫中景物密集,予人一種親切之感,而粉紅與淺紫的色調,散發出一種馥郁的女性氣息。

 1870 年代中期,雷諾瓦已發展出個人獨特的風格,從《煎餅磨坊的舞會》﹝Ball at the Moulin de la Galette﹞這幅畫中看得十分明顯。他在人物造型上,不用很清楚的輪廓,或粗重的線條表現,而以自然寫實的筆調烘托出畫中的人、物與空間,使畫面有著似夢似幻卻又強烈感人的效果。陰影部分採用柔和的藍色調,而光亮處則帶著溫暖的粉色調。在午後的陽光下,光影斑駁,透著幾許陶然的溫馨。

 雷諾瓦自 1883 年起,在印象派畫法中加上正式而具形的處理,如《傘》﹝The Unbrellas﹞中,物象有了較肯定的輪廓,油彩油而平滑,塗刷層次似琺瑯質般細緻,他似乎在盡力模仿拉斐爾﹝Raphael﹞,同時也有幾分安格爾﹝Ingres﹞的面目。雷諾瓦這段時期自覺式的古典作風被稱為「嚴肅風格」。不久之後,他又覺得這種畫法太嚴肅,於是再度用粗獷自然的筆觸,卻不失去物體原有的外形。大約 1890 年他奠定了這種畫風,亦即在對物象的輪廓線內,運用流暢的筆觸,在畫布上塊狀地塗抹。晚年的畫用色依然大膽,技法更為奔放。

more...

   
  雷諾瓦 (Pierre-Auguste Renoir) 作品介紹
黛安娜﹝Diana﹞
1867 年
油彩‧畫布,199.5 x 129.5 公分
國家藝廊,華盛頓﹝Washington DC﹞,美國
 

  雷諾瓦為這幅畫中的裸女畫上毛皮腰帶裝飾,加上一把弓和一頭剛獵殺的鹿,將她變成古代的狩獵女神黛安娜。這幅畫曾經參加當時在巴黎所舉行的官辦沙龍展,由於掌控沙龍展的學院派對於雷諾瓦他們這群年輕藝術家有所誤解而遭到落選的命運。

 
煎餅磨坊的舞會﹝Ball at the Moulin de la Galette﹞
1876 年
油彩‧畫布,131 x 175 公分
奧塞美術館,巴黎﹝Paris﹞,法國
 

 這幅畫中的露天舞場位於巴黎的蒙馬特區,離雷諾瓦的住所不遠,他是在現場作這幅畫。舞場沐浴著午後燦爛的陽光。前景中一群人坐在樹蔭下,陽光透過樹葉,在他們的衣裙上跳躍,使整個畫面泛著光輝。

 雷諾瓦和莫內一樣,喜歡小色塊造成的效果和它們所產生的印象。印象派畫家常常選擇日常情景作畫,尤其注意表現自然光在每大不同時刻的變化及其對景物的影響。再看畫面背景上的那些小的人。雷諾瓦利用縮小比例的技巧,使得畫的後景遠離前景,為了產生這種效果,他還將遠處的人物畫得像飄忽而過的瞬間印象。畫中的景象僅僅是舞場的一個局部,兩側的人物都不完整,前景中的那個男子背對著我們,觀眾就像是路人過客,偶然瞥見了城市中一個歡樂的午後情景。

more...
船上的午宴﹝Luncheon of the Boating Party﹞

1881 年
油彩‧畫布,129.5 x 172.5 公分
菲利普斯藏品館,華盛頓﹝Washington DC﹞,美國

 

 在創作這幅油畫期間,雷諾瓦時常逗留在塞納河畔夏杜﹝Chatou﹞富爾奈斯﹝Alphonse Fournaise﹞的河濱旅店裡,那是船夫和他們的女友常常光顧的去處。畫面上飯已吃完,吃剩的東西構成一幅美麗的靜物畫。雷諾瓦把朋友和模特兒安排在畫面的各個角落:用手托著下巴的少婦是旅店老板的女兒;與小狗玩耍的是畫家心愛的模特兒亞琳.夏依果,未來的妻子。站在雷諾瓦的畫跟前,觀眾總有一種融入畫面共享歡樂的感覺。

 雷諾瓦的畫,構圖跟電影畫面一樣,能使觀眾感到與栩栩如生的畫中人物十分貼近。這幅畫在氣氛上,主題上,創作意圖上堪與《煎餅磨坊的舞會》﹝Ball at the Moulin de la Galette﹞媲美,但畫中人物輪廓清晰,並沒有沐浴在日光中,融進背景裡。與此相反,涼篷外面的河上景色,則完全是用印象派手法畫的。雖然畫家一絲不苟,精心構思,但畫面卻全部保留了雷諾瓦在七○年代作品中那種可愛的不拘形式和溫馨的情調。

more...
陽台上﹝On the Terrace﹞
1881 年
油彩‧畫布,100.5 x 81 公分
芝加哥藝術學院,芝加哥﹝Chicago﹞,美國
 

 女孩們是雷諾瓦最喜愛的題材。在這幅畫中雷諾瓦十分強調對人物膚色、肌理的掌握,他不用明顯的線條,而是以具有韻動感的曲線,以一種美感的移動,襯托出人物豊潤的造型。畫中婦人坐在一個被花園環繞的陽台上,凝視著遠方,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這幅畫的特色是畫家運用鮮麗的透明色彩,將十八世紀的古典傳統和印象派繪畫做了最完美的結合。

more...
青蛙潭﹝La Grenouillere﹞
1869 年
油彩‧畫布,66 x 94 公分
國立美術館,斯德哥爾摩﹝Stockholm﹞,瑞典
 

  雷諾瓦和莫內曾經共同在 「青蛙潭」創作,他們各有三幅畫可回溯至此時,風格都十分相近。透過大膽、素描般的筆觸,他們將河岸和碼頭上擁擠的人群、來來往往的船隻、浴者、划艇及水光粼粼的河面,映著色彩繽紛的倒影一一捕捉。這幾幅畫都缺少傳統定義的構圖,像是一群快樂觀眾的喧嘩騷動。

more...
浴女與半獅半鷲怪獸﹝Bather with a Griffon﹞
1870 年
油彩‧畫布,184 x 115 公分
藝術博物館,聖保羅﹝San Paulo﹞,巴西
 

  這幅浴女畫曾在巴黎所舉行的官辦沙龍展中展出,畫中的模特兒是雷諾瓦當時的情人莉絲‧特雷奧。

 
傘﹝The Unbrellas﹞
1882 年
油彩‧畫布,180 x 115 公分
國家畫廊,倫敦﹝London﹞,英國
 

 雷諾瓦的《傘》,描繪傘下人物風情,企圖捕捉的就是芸芸眾生之相。他採用典雅的藍、灰、土黃色調,並以明亮的色彩點綴。畫中主角是幾個戴帽的孩童、女店員和女帽商,女帽商手提帽箱外出接洽顧客,一位男士大膽殷勤地伴她同行並且為她撐傘,或許是從早上就一直不得閒的工作到中午,流露出有些疲憊的表情。畫面正中一位打扮時髦的年輕媽媽,她的視線看向正慢吞吞地走在雨中的女兒,似催促她走快一點。這幅畫的迷人之處在於傘的形狀變化和人們的姿態及臉部表情,尤其是女帽商。她的眼睛直視著觀眾,儼然古代女王的架式和尊貴。

 
河邊草地上﹝On the Meadow﹞
1890 年
油彩‧畫布,81.3 x 65.4 公分
大都會美術館,紐約﹝New York﹞,美國
 

 這幅田園風光畫,是雷諾瓦在 1890 年夏秋時節與另一位畫家貝爾特.莫里索,在梅茲逗留時創作的。這幅畫標誌著雷諾瓦繪畫風格的又一次轉變,擺脫掉 1883 年訪問義大利後文藝復興嚴謹畫風的影響,又回到早年更柔和的自然景色中去。雷諾瓦後來又去過阿爾及利亞,熱帶光線的色彩和光輝,給他留下深刻印象,由於他本身喜歡暖色調,此行的結果使他的色調變得更熱烈了。觀看這幅畫,就像透過窗口觀賞窗外陽光明媚的迷人景色一樣。畫筆和樹葉的動向把我們的目光引向背景中閃亮的光。這裡油彩塗得很薄,第一道油彩還看得見,畫面因此顯得很明亮,色彩是雷諾瓦早年慣用的那些,如暖棕色、赤褐色、橙色、黃色,與寒色調的天藍、深藍、深線結合起來,在白色塊的映襯下顯得醒目。

 色調雖然相同,風格卻改變了,他的筆觸更加自由,比以前更無拘無束。處於畫面中心的兩個女孩,勾勒得十分仔細和大膽,在柔和的景色中突現出來。雷諾瓦既沒有用馬奈般大塊大塊的顏料,也沒有用秀拉的點彩,而是巧妙地把線條與色調結合起來,描繪了處於夢幻般景色中活生生的人物,達到了整體的和諧。

 
鋼琴前的少女﹝Girls at the Piano﹞
1892 年
油彩‧畫布,116 x 90 公分
奧塞美術館,巴黎﹝Paris﹞,法國
 

 觀察雷諾瓦處理這幅畫中女孩右臂的技巧就可以了解他觀察人物及繪畫的方式。坐著的女孩的右臂,從茂密的澄黃色頭髮下伸了出來,淡紅色的手掌停放在鍵盤上;站立女孩的右臂,其皮膚及衣服都是淡色調,在赭色小提琴的襯托下十分顯眼。這幅畫運用了補色組合,因此藍色和黃赭色在白色的映櫬下變得很醒目,至於背景中發紅的窗簾使各種補色達到完全和諧。

 
整理頭髮的浴女﹝Bather Arranging Her Hair﹞
1893 年
油彩‧畫布,92 x 74 公分
國家藝廊,華盛頓﹝Washington DC﹞,美國
 

 雷諾瓦在晚年進入最多產的時期。這時他雖然早已經歷過印象主義時代,也經歷過時 1880 年代的古典主義,但都不能使他滿足,不過這些歷程卻為他帶來有價值的經驗。在這個轉變及試驗期中,雷諾瓦在已成強弩之末的印象主義上面找到顯現新型的色彩繪書之途,並試作性格化的開拓。

 製作如本圖般的裸婦還比過去更成為他的追求對象,為著強調豐滿美麗的女人形態,畫面上乃減弱了背景的部份。宛如抽象性極高的繪畫空間支配整個畫面一般,一切形體都受到雷諾瓦特有的柔性抑制,並由擴散光線的表現或微妙的底子而巧妙地發揮它的效果。吾人很難想像出比它更整體化的意象,因為此一意象洞察類似足以洞察世界一切景象與主觀而有餘的概念,並可具有極大的力量。歷史上很少藝術家到晚年還能達到這種表現的強度。

 
 ※以上資料來源:視覺素養學習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