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最大旅遊網站 www.caneis.com.tw
凱尼斯旅行社 世界各國旅遊資訊 凱尼斯旅行社 旅遊APP Google關鍵字排名第一名 旅遊省錢小秘密 世界旅遊地圖 玩家推薦的網站

 莫內是法國畫家, 是印象主義的創立者之一,而且只有他一人終其一生都堅持印象主義的原則和目標,也是唯一在生前贏得大眾認可的印象主義畫家。他少年時代所畫的諷刺漫畫就已具備了驚人的形似能力,直到他早期的印象主義繪畫還保留著這項特質,使他和十九世紀中葉風景畫家的朦朧概括迥然不同。他的風景畫完全以主題的視覺經驗感知為首要的考慮,忽視傳統的概念﹝構圖、題材、潤飾等﹞。

 莫內曾說:「試著忘卻你眼前的一切,不論它是一株樹,或是一片田野;只要想像這兒是一個小方塊的藍,這兒是長方形的粉紅,這兒是長條紋的黃色,並照你認為的去畫便是…。」他在 1870 年代的作品便是以這種不加琢磨的手法來呈現視覺經驗中片段的紊亂素材:雜陳的彩色筆觸同時襲向眼睛,因視覺的混合作用而成為炫目的幻影。

 莫內晚期的作品側重於同一主題在不同光線和空氣下變幻無窮的外觀。因而油彩記錄下來的,不是所見物體的本身,而是觀看的過程。

more...

   
  莫內 (Claude Monet)作品介紹
蛙塘﹝La Grenouillere﹞
1869 年
油彩‧畫布,75 x 100 公分
大都會美術館,紐約﹝New York﹞,美國
 

 畫中的蛙塘,是賽納河畔一處露天咖啡和遊艇中心,靠近莫內當時居住的布吉瓦爾,莫內時常和他的朋友雷諾瓦等人去那裡作畫。

 他們年輕時,雷諾瓦經常帶莫內到羅浮宮觀摩歷代大師的作品,但這兩名心不在焉的學生更喜歡臨窗遠眺,速寫他們對外面景物的印象。他們尤其喜愛蛙塘這個地方,因為這兒有塞納河的粼粼水光,兩岸的綠樹,豪華的遊艇,以及紳士仕女的遊宴玩樂。只要在這裡,就能看到豐富而多變的色彩:有自然的變化,也有人為的搭配。所以,在蛙塘,他兩人經常會坐在畫架前,一邊描繪同樣的景物,一邊討論技法。莫內將其筆觸加以分解,顯示出經觀察者視覺重新組合後的物象。

 而莫內是善於從色彩和光的角度觀照自然,他拋棄了注重色調和形式的傳統繪畫方法。他說:「倘若你到室外作畫,試著忘卻跟前的物體,不論它是一株樹、或一片田野。只要想像這兒是小方塊的藍,那兒是長方形的粉紅,這兒是長條紋的黃,然後照著你認為的顏色和形狀去畫就是,直到符合你自己對景物本來的印象。」例如,他會畫出對一整株樹的印象,而不去畫每一片樹葉;遠處的一片房舍或樹林則成為一團斑駁陸離的顏色、光和陰影。這種風格,莫內一直持續下去。他專注於光的變化和氣氛的營造,使他的畫中景物漸漸喪失實質的主體,只有色塊勾勒出的輪廓依稀可辨,大自然或景物消失在一種顫動的抽象形式之中。

 莫內認為,即使最暗的陰影也是由幾乎難以察覺的不同層次的光和顏色構成的。這種畫法向來被沙龍視為原始、粗俗。但莫內不想再去迎合傳統,他放棄了大型作品,轉而採用小幅的、更便於攜帶的畫布,這樣就可以在戶外用油彩創造瞬間的印象。這種技法要求單純的顏色:如蛙塘這幅畫背景中的樹用橄欖綠,人物用白色和藏青,他用纖細的筆觸簡單幾筆就可以爛熟地勾出輪廓。平塗的藍色和白色巧妙地融合在一起產生天空;褚色和藍色,藍色和黑色則表現水上的倒影。

more...
日出印象﹝Impression, Sunrise﹞
1873 年
油彩‧畫布,48 x 63 公分
馬蒙丹美術館,巴黎﹝Paris﹞,法國
 

 「我送去我在勒哈弗爾的一件作品,創作這幅畫時,我從窗口望出去,太陽隱在薄霧中。在前景上,船的桅杆指向天空‥‥人們問我它的標題以便編入目錄。很難說得土是勒哈弗爾的風景,就寫『印象』吧!我回答說。他們稱它為印象派,玩笑就此開場了。」

 十九世紀末,莫內就這樣打趣地講述了評論家L.勒魯瓦在「鍚罐樂」﹝Le Charivari﹞雜誌上新近杜撰的這個詞的起源。

 「這幅畫要表現什麼?」

 「請看目錄『印象:日出』。」

 「印象,一點也不錯。我還告訴自己,既然給我留下了印象,畫中必然會有一些什麼印象‥‥畫法是何等的隨意,何等的輕率!糊牆紙的紙胚也要比那幅海景來得精美。」

 這幅畫引起輿論大嘩,由於它是在官方沙龍之外的展覽上展出的,人們吵得愈發激烈,正是這幅畫為印象派贏得了名號,並使它帶上異端的味道。

more...
日光下的盧昂主教堂 ﹝Rouen Cathedral, full Sunlight﹞

1894 年
油彩‧畫布,110 x 73 公分
奧塞美術館,巴黎﹝Paris﹞,法國

 

 1892 年 2 月 12 日,莫內在給朋友的信中寫道:「我已經可以搬入主教堂對面一幢空閒的公寓中。」此後他在盧昂度過了兩個月的時光。這期間,他開始了主教堂系列的創作:陽光照射在主教堂單調灰暗的正面牆壁上,所產生的強烈效果,激發他一連畫了三十幅同一主題的油畫。

 激發了莫內興趣的,並不是盧昂主教堂哥德式的建築本身,而是投射到主教堂正面牆壁上的光和影的跳動:石壁的本色是灰色,但在此系列中,卻呈現出色調矇矓的金色、褐色、青灰色或反差強烈的白色。

 這系列再現了教堂從清晨到黃昏的不同景象。畫家畢沙羅被這些作品的獨創特色所震憾,他在給兒子的信中說:「我很遺憾你不能在莫內的畫展結束之前趕到這裡。他的「主教堂」將會散落在各處,而它們是應當被看成一個整體來觀賞的。」

more...
清晨的盧昂主教堂 ﹝Rouen Cathedral at dawn﹞
1894 年
油彩‧畫布,106 x 74 公分
波士頓美術館,波士頓﹝Boston﹞,美國
 

 1892 年 2 月 12 日,莫內在給朋友的信中寫道:「我已經可以搬入主教堂對面一幢空閒的公寓中。」此後他在盧昂度過了兩個月的時光。這期間,他開始了主教堂系列的創作:陽光照射在主教堂單調灰暗的正面牆壁上,所產生的強烈效果,激發他一連畫了三十幅同一主題的油畫。

 激發了莫內興趣的,並不是盧昂主教堂哥德式的建築本身,而是投射到主教堂正面牆壁上的光和影的跳動:石壁的本色是灰色,但在此系列中,卻呈現出色調矇矓的金色、褐色、青灰色或反差強烈的白色。

 這系列再現了教堂從清晨到黃昏的不同景象。畫家畢沙羅被這些作品的獨創特色所震憾,他在給兒子的信中說:「我很遺憾你不能在莫內的畫展結束之前趕到這裡。他的「主教堂」將會散落在各處,而它們是應當被看成一個整體來觀賞的。」

more...
聖德尼街的節日 ﹝The Rue Saint-Denis, 30th of June 1878﹞
1878 年
油彩‧畫布,76 x 52 公分
盧昂美術館,盧昂﹝Rouen﹞,法國
 

 莫內於 1878 年舉家暫時遷往巴黎。在巴黎,莫內創作了《1878 年 6 月 30 日,聖德尼街的節日》,以及它的姊妹作《蒙托爾熱街》。它們都是在陽臺上俯瞰全國性節日慶典時快速繪成的,顯示了莫內運用紅、黃、藍三原色隨意揮灑的技巧。

 這時莫內主要關心的是傳達場景的整體效果,而不注重細部或刻畫某種社會背景。結構和色彩是最重要的。他改變了物體或人的通常顏色,以適應整個畫面的需要。雖然建築物或其他成分沒有清晰的輪廓,但作品中喧鬧的長街,兩旁掛滿在和風中飄揚的彩旗,仍給人一種完全合乎透視法的印象。

 在這幅作品中,一面旗幟上以散塗的筆觸寫下「法蘭西萬歲」幾個字。在街道上的人物只是一些簡單的直線、斜線和輕敷的小色塊,但它們卻共同構成了湧動起伏的熱鬧人潮。

 
坐在柳樹下的女人 ﹝Woman Seated under the Willows﹞
1880 年
油彩‧畫布,81.1 x 60 公分
國家藝廊,華盛頓﹝Washington DC﹞,美國
 

 這幅畫充份表現莫內成熟的表現樣式,及印象主義的富於詩趣之本質。

 在製作這幅畫的 1880 年以前,由於莫內的繪畫樣式充份具有明確的形態,故本圖可以很容易地看出印象主義業已完成的表現效果。畫家希望捉住純現實的僅僅一瞬,這種性格反射在染遍一切物體的玫瑰色空氣之中,包括天空、樹木、房屋、及融入周圍風景的人物等。莫內使用清晰可辨的無數快速筆觸,覆蓋在塗底色的顏料之上,其目的不只在明示形體,也在於捕捉光的音響。

 
 ※以上資料來源:視覺素養學習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