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最大旅遊網站 www.caneis.com.tw
凱尼斯旅行社 世界各國旅遊資訊 凱尼斯旅行社 旅遊APP Google關鍵字排名第一名 旅遊省錢小秘密 世界旅遊地圖 玩家推薦的網站

 秀拉是點描派﹝Pointillism﹞的代表畫家,後期印象派的重要人物。他的畫作風格相當與眾不同,畫中充滿了細膩繽紛的小點,當你靠近看,每一個點都充滿著理性的筆觸,與梵谷的狂野,還有塞尚的色塊都大為不同。他擅長畫都市中的風景,也擅長將色彩理論套用到畫作當中。他出身於巴黎。1878 年,考入了美術學校。在安格爾﹝Ingres﹞的弟子亨利.勒曼的指導下,他臨摹和學習了古典作家的作品,其中他特別尊敬弗蘭且斯卡﹝Piero deIla Francesca﹞,也開始對當時方興未艾的所有有關光和色的科學理論發生興趣。

 秀拉坦率、謹慎同時又好強的個性十分清晰地流露在他的作品上,特別是在 1881 ~ 1891 年這十年中的作品,表現了他無可爭議的現代化的個性。

 秀拉在藝術上偏愛米勒﹝Jean Francois Millet﹞對於自然主義的觀念、德拉克洛瓦﹝Eugene Delacroix﹞對於色彩和表現形式上的自由、柯洛﹝Jean Baptiste Camille Corot﹞對周圍環境的敏感以及庫爾貝﹝Gustave Courbet﹞在現實主義下有見地的觀察力。當然,他也研究印象派的畫家,但是也無意去追隨任何人,他只想樹立自己的風格。他非常仔細地、有時似乎是過分仔細,甚至是對極小的細節進行估算;合理地、有條不紊地研究和安排空間、線條、色調、陰影和光線。凡是印象派畫家所提倡的想像與實踐的自由,及自發性的創造力之理論等,秀拉都竭力地推崇其嚴謹性。

more...

   
  秀拉﹝Georges Seurat﹞ 作品介紹
大傑特島的星期日下午
﹝Sunday Afternoon on the Island of
la Grande Jatte﹞
1884 ~ 1886 年
油彩‧畫布,205 x 308 公分
芝加哥藝術中心,芝加哥﹝Chicago﹞,美國
 

 秀拉把映入我們眼中的光色,分成幾種基本的原色,在畫面上用無數細小的色點把它表現出來,因而被後人稱為「點描派」。同樣是分析色彩的小筆觸,新印象派比印象派更加細密,更具裝飾風。

 這幅畫是點描派﹝Pointillism﹞的一個範本。秀拉為了製作這一幅巨作,花了兩年的時間,四百多幅的素描稿和顏色效果圖,為的是讓顏色更準確。在畫面上一共有四十個人物,每一個人物都是畫家經過很仔細的構圖而成。它們好像彼此沒有關係地擺在一起,但畫面上卻充滿著一種寧靜的秩序美。

more...
女模特兒﹝Models﹞
1887 ~ 1888 年
油彩‧畫布,200 x 250 公分
巴尼斯基金會,費城﹝Philadelphia﹞,美國
 

 秀拉所開創的新印象派,在當時著名的藝評家費尼昂眼中是這樣的:「印象派分離色彩,但只是依據著個人的喜好,而秀拉此派卻是有意識的創作活動,科學的實驗著。」「科學的實驗」這一個形容詞,正是說明秀拉以科學的分色理論運用在創作上,保持原來的純色,把顏料一點一點地用點的方式,畫出作品。因此,此派亦有「點描派」之稱。

 1888 年創作的此畫,是在秀拉的畫室裡完成。左邊牆上正掛著《大傑特島的星期日下午》,三位模特兒以正面、背面、側面排列著,前面不經意的散落一些靜物。但細究可發現秀拉在這畫作中,其實是極刻意的安排這畫室的一角,因側斜的空間感,與嚴謹的構圖,使畫面出現了一種穩定中的張力。

more...
馬戲團﹝The Circus﹞
1891 年
油彩‧畫布,186 x 151 公分
奧塞美術館,巴黎﹝Paris﹞,法國
 

 秀拉在創作技法上,並沒有使用一般的混色方法,而是將色彩以原色來排列,並用畫筆沾上顏料,一點一點地排列在畫面上。後來,欣賞作品的觀眾,他們的眼睛就成了最好的色彩調和工具。也就是說,秀拉獨創的點描技法與配色,可以使得觀眾的眼睛,在點與色之間,產生一種色彩和諧感。

 這幅在 1891年創作的《馬戲團》是秀拉未完成的遺成。在 1880 年秀拉感受到巴黎多彩多姿的生活,其中馬戲團表演是當時熱門的觀賞焦點。在這幅作品中,秀拉不再只用點描與色彩的配合,而是增加了邊框的描繪,也使得這幅未完成的遺作,似乎多了秀拉追求個人風格突破的痕跡。

more...
騷動舞﹝Chahut﹞
1889 ~ 1890 年
油彩‧畫布,169.1 x 141 公分
庫勒穆勒美術館,渥特羅﹝Otterlo﹞,荷蘭
 

 秀拉在其創作生涯中,首先由無色彩的黑白著手,來表現明暗,之後再來談色彩。但在早期求學時期,他就已經研究色彩理論,在受到印象派畫家的作品觀摩與洗禮後,秀拉開始發展著他所研習的色彩理論,以色彩在光線中的變化,來作為創作的主力。

 在這幅畫中,舞者手上揚、腳高舉、嘴洋溢著微笑。畫面中紅、黃、紫色的小點緊密排列,充分表現出巴黎夜生活那騷動喧囂的氣氛,整個場景展現出一股強烈的戲劇張力。而秀拉冷靜的特質,也使這封閉空間裡的熱鬧歡愉,透出一抹淡淡的哀愁。

 
擦粉的女人﹝Young Woman Powdering Herself﹞

1890 年
油彩‧畫布,94.2 x 79.5 公分
柯特爾德藝術研究中心,倫敦﹝London﹞,英國

 

 這幅畫描繪的是女模特兒馬德萊娜.克諾布洛克,從 1889 年起,她就和秀拉一起共同生活。在這幅畫中浮動著一種新的、輕淡的芳香而引人愉快的氣氛,否則很難解釋藝術家為什麼會畫這幅帶有某種諷刺味道的繪畫,如他描繪和突出某些他所厭惡的女人的特點:圓圓的臉盤兒、平庸的相貌,發達的胸部,不考究的衣服和蓬拙的頭髮。

 這種略帶滑稽味道的想法被畫面的左上角那像開著一扇窗戶的地方所證實﹝現在人們看到的是放著一隻花瓶的桌子之一角﹞,這裡原先畫的是一幅畫家的自畫像﹝這是秀拉畫的唯一一張自畫像﹞。毫無疑問,這不是一種署名的方式,而是含有諷刺意味地在思考著些什麼,並希望有一個新的選擇。

 一位不了解秀拉和馬德萊娜之間的關係的朋友評論說,秀拉匆匆忙忙地用一隻花瓶來遮蓋自己的畫像,這種解決辦法並不合適。這幅畫單單從表面上看,就同秀拉的其他所有的畫一樣,是經過認真研究的。他研究了人物的平衡,右手高舉,給人一種模特兒和機械式的形象,並精心描繪桌子和粉撲兒的細部,細心地突出了裙褶優美的風格和糊牆紙的裝飾。我們應當指出這幅畫的質量之高和同時塗上精選如混合顏料的技巧之深,皮肉和裙子的褐色色調,粉撲兒和露肩短上衣的棕色色調,背景的藍色調,這些色調的光度多不相同,但卻能在秀拉精湛的技巧之下,和諧地融合並統一於人物的身上及其四周。

 
 ※以上資料來源:視覺素養學習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