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最大旅遊網站 www.caneis.com.tw
凱尼斯旅行社 世界各國旅遊資訊 凱尼斯旅行社 旅遊APP Google關鍵字排名第一名 旅遊省錢小秘密 世界旅遊地圖 玩家推薦的網站

 波提且利是義大利文藝復興初期的畫家。約 1465 年從菲力浦.李彼﹝Filippo Lippi﹞學畫,並受維羅丘﹝Verrocchio﹞、波拉烏羅畫風的啟示。

 他所作的宗教畫及以神話、歷史為題材的寓意畫,富有詩意和世俗氣習。他運用十五世紀新的繪畫方法,發展了中世紀的裝飾風格,創造出富於線條節奏,精緻明淨的獨特畫風。作品有《春》﹝Allegory of Spring﹞、《維納斯的誕生》﹝The Birth of Venus﹞、《誹謗》及但丁的《神曲」插圖等。

 波提且利受當時富有的梅迪奇家族之一的成員羅倫卓‧梅迪奇﹝Lorenzo di Pierfrancesco de 'Medici﹞之託,為他的鄉村別墅繪製了《維納斯的誕生》這幅名畫。畫中,維納斯站在一只貝殼上,從海中升起,飄飛在一陣灑落的玫瑰花中的風神,將貝殼吹拂到岸上。四季女神展開了一件紫色斗篷,迎接正要上岸的維納斯。

more...

   
  波提且利 (Sandro Botticelli) 作品介紹
維納斯的誕生﹝The Birth of Venus﹞
1485 年
蛋彩‧畫布,174 x 279 公分
烏菲茲美術館 ,佛羅倫斯﹝Florence﹞,義大利
 

 波提且利受當時富有的梅迪奇家族之一的成員羅倫卓‧麥第奇﹝Lorenzo di Pierfrancesco de' Medici﹞之託,為他的鄉村別墅繪製了這幅名畫。畫中,維納斯站在一只貝殼上,從海中升起,飄飛在一陣灑落的玫瑰花中的風神,將貝殼吹拂到岸上。四季女神展開了一件紫色斗篷,迎接正要上岸的維納斯。

 據希臘神話的諸神世系裡說,維納斯是塞浦路斯島海上泡沫生的,被西風一吹就把她吹到島上,再由季節女神弗羅娜﹝Flora﹞為她添上艷裝,奉到諸神面前。在波提且利的畫中,左邊一個裸體的天使,飄翔在空中,向維納斯吹一口氣,頓時鮮花從空中落下,美艷的維納斯便誕生了,畫面右方拿著粉紅衣裳的正是弗羅娜,正準備為維納斯化妝。

more...
持勛章的人﹝Portrait of a Man with a Medal﹞
1474 ~ 1475 年
蛋彩‧畫板,57 x 44 公分
烏菲茲美術館 ,佛羅倫斯﹝Florence﹞,義大利
 

 儘管人們曾多次企圖辨識出畫中的年輕人,但他的名字仍然無人知曉。有人說他是當時一位主要的新柏拉圖派的哲學家,也就是麥第奇家族的座上客皮科.德拉.米蘭多拉;也有人說他是波提且利的一位哥哥;甚至有可能是麥第奇家族的一名成員。因為年輕人手裡拿著的勛章,說明了他和麥第奇家族的關係,那枚勛章幾乎和模特兒的臉,共同形成這幅畫的中心。

 勛章上畫的是老科西莫.德.麥第奇,他建立了麥第奇家族在佛羅倫斯的勢力,於 1464 年去世。畫中那枚勛章是用鍍金的灰泥製作的,鑲嵌在畫板的一個小孔裡,看來是為了使它顯得更為逼真。波提且利是當時最出色的肖像畫家之一,他畫了很多麥第奇家族成員的精緻肖像。當時義大利的肖像畫普遍為漢斯.勉林等法蘭德斯畫家所壟斷,他們那種掌握細節的寫實派風格,備受人們的青睞。但是波提且利則幾乎不受他們的影響,例如他似乎總是用蛋形作畫。波提且利經常創作肖像畫,這類畫和他的後期作品比較起來,雖然顯示出畫中人特別生硬和正襟危坐,但強烈地傳達出模特兒的性格。這幅畫中的年輕人衣著樸素,長相迷人但並不過份漂亮,他富於力量和敏感的臉龐面向前方,那雙大手則加強了他極為克制的形象。背後的多斯加尼景色畫得相當粗糙,但是卻完全合乎透視法的原則,在藍天下伸向遠方。

more...
賢士來朝﹝Adoration of the Magi﹞
1475 年
蛋彩‧畫板,111 x 134 公分
烏菲茲美術館 ,佛羅倫斯﹝Florence﹞,義大利
 

 這是波提且利所喜愛的題材,作為佛羅倫斯人,他應該見過主顯節的慶典和三博士率隊的遊行。在這個受約翰.扎諾比.德爾.拉馬委託、作於 1475 年的單幅大祭壇中,藝術家畫出了麥第奇家族及其圈內的很多人物,也在畫面最右邊畫上自已的形象。除了源於波拉幼奧洛的一些特點之外,畫家在這裏採用的繪畫語言完全具有個性;緊張、嚴密,但也有些怪異的瀟灑。

more...
維納斯和戰神﹝Venus and Mars﹞
1480 年
蛋彩‧畫板,69 x 173 公分
國家畫廊,倫敦﹝London﹞,英國
 
 

 這幅畫可以肯定是受麥第奇宮廷新柏拉圖派委託而畫的。關於這幅畫的來源迄今仍無定論,但僅僅就他對古代天神不可思議的憩息狀態的描繪,就令人讚賞不已。畫中人物有的出於詼諧之筆如森林之神,還有沉睡中的戰神以及維納斯,畫家描繪面容的筆法,真令人動容。

  維納斯凝神專注地看著沈睡中的戰神,代表了新柏拉圖派的觀念:愛與和睦戰勝了戰爭與衝突。維納斯似乎主宰和安撫了戰神,她變成了大自然和人類之母,而不是充滿情慾的愛的女神。畫中的她穿著樸實無華的潔白長袍,長袍繡著金邊,和她濃密的金髮相互輝映;戰神不像是一個令人望而生畏的征戰之神,倒像是被午後暖洋洋的氣候所征服的少年。為了加強這種平和的氣氛,森林之神農牧神則在他身旁嬉戲,玩弄著他丟在一旁的甲冑,整個畫面充滿一種安寧。

  這幅作品色澤純潔鮮明,人物形態完美,謔而不虐,籠罩著一片和諧氣氛,是波提且利最優美的作品之一。

more...
春﹝Allegory of Spring﹞
1482 年
蛋彩‧畫板,203 x 314 公分
烏菲茲美術館 ,佛羅倫斯﹝Florence﹞,義大利
 

 這幅畫面的情節是發生在一個優美雅靜的樹林裏,美麗端莊的維納斯位居中央,她以閒散幽雅的表情等待著春之降臨。不過,與《維納斯的誕生》﹝The Birth of Venus﹞相比較,這幅畫的維納斯顯得缺少歡樂情緒。相反的,在她右邊的三位「優美」女神﹝阿格萊亞、賽萊亞、攸夫羅西尼﹞,右邊的一個象徵「華美」,中間一個象徵「貞淑」,左邊一個象徵「歡悅」;她們沐浴在陽光裏,相互攜手翩翩起舞,給人間帶來生命的歡樂。

 在維納斯的左邊,季節女神弗羅娜﹝Flora﹞正以優美飄逸的健步向觀者迎面而來,她全身披戴著飾花的盛裝,身後跟著春神莎菲爾和風神。象徵「春回大地,萬木爭榮」的自然季節即將來臨。風神看來沒有貴族氣息,形象比較生動,在一定程度上倒很像是中間美神維納斯的僕役,而畫面上唯一佔有顯著地位的男子形象,則是最左邊那個好象在採摘樹上果子的墨丘利﹝Mercury﹞,實際上這位眾神的使者是在用他的神杖驅散冬天的陰霾。他是眾神的信徒,在這裡是報春的象徵。

 此外,在維納斯的頭上,還飛翔著被蒙住雙眼的小愛神邱比特﹝Cupid﹞,他正朝著左邊的人準備把金箭射去。誰要是中了他的金箭,便產生如癡似狂的愛情。這一切,都是波提切利對美好生活的嚮往的寫照,他把詩人的讚美以豐富的形象手段象徵性地鋪陳在這一幅畫上。

 對於人性的讚美,加上秀逸的風格、明麗燦爛的色彩和流暢輕靈的線條,使波提切利的作品在文藝復興諸大家中獨樹一幟。由於他極善於運用線條,與東方藝術有異曲同工之妙,也深得中國及日本研究者對其作品的重視。

more...
持石榴的聖母﹝Madonna of the Pomegranate﹞
1487 年
蛋彩‧畫板,直徑 143.5 公分
烏菲茲美術館 ,佛羅倫斯﹝Florence﹞,義大利
 

 《持石榴的聖母》這幅畫是波提且利於 1487 年畫在維奇奧宮進謁大廳內的作品。聖母子與天使的主題在圓形畫面中建立關係,並作巧妙的處理,亦即圓形的素材由投下金色放射狀細線的圓盤,及玫瑰花環來結合,其中如並列著纖細的手、不論實際上觀念上都渾成一體的天使之半圓形排列,乃至進一步在本圖的象徵上、形態上都構成中心、且實際上給本圖提供標題的石榴之圓形等等均被反復使用。在這種明快的結構要素中,又加上披在聖母肩膀上的披巾,其不規則橢圓形韻律如同延伸至長長的兩臂所見的,具有無法由幾何學公式來追求的斜線之律動。

more...
聖告圖﹝The Annunciation﹞
1489 ~ 1490 年
蛋彩‧畫板,150 x 156 公分
烏菲茲美術館 ,佛羅倫斯﹝Florence﹞,義大利
 

 波提且利的《聖告圖》是 1489 年由貝內底托.底.約翰.瓜第尼為卡斯泰洛教堂的小禮拜堂訂製。作品的空間安排十分經心,透視感強;人物形象似乎顯得有點不知所措,交談的氣氛神秘,這反映了波提且利晚期躁動的情緒。畫家在處理這幅畫時特別掌握住聖母領報一事開始的剎那間,天使出現時,面部表情十分突出,聖母也顯露出一副驚愕的表情。

more...
神秘的誕生﹝Mystical Nativity﹞
1500 年
蛋彩‧畫布,108.5 x 75 公分
國家畫廊,倫敦﹝London﹞,英國
 

 《神秘的誕生》是現存波提且利的畫作中唯一有他簽名的一幅,一般認為這幅畫是波提且利為了自己私下祈禱所畫的,或是為某位跟他親近的人所畫的。所以這幅畫當然不落俗套,他的內容不僅只是表現出耶穌誕生、牧羊人和東方三博士前來拜見等等傳統事件而已。更甚者,這幅畫乃是聖約翰在啟示錄中所揭示出事件的一種幻象。波提且利清楚地表達了這幅畫的非真實性,他在畫裡加入了拉丁文及希臘文的文字說明,也採用了中世紀藝術所常用的慣用方法,比方說為了達到象徵的目的而採用了自相矛盾的比例等。

more...
老實人納斯塔基奧的第一篇故事
﹝Panel 1 of "The Story of Nastagio degli Onesti"﹞
1483 年
蛋彩‧畫板,83 x 138 公分
普拉多美術館,馬德里﹝Madrid﹞,西班牙
 

 波提且利有時也接受為婚禮等喜慶盛典繪製裝飾畫的委託。這幅畫是以薄伽丘的《十日談》為題材所作的四幅木板畫之一。這些木板上的畫並非全是波堤且利的手筆,部份是由他畫室的成員,根據他的想法而完成的。

 薄伽丘這篇故事是敘述納斯塔基奧由於遭到保羅.特拉弗爾素的女兒拒絕,因而心灰意冷、悶悶不樂在義大利東海岸、拉維納附近的基亞西松林中遊蕩。突然間他看到一個裸體少女的幽靈,遭到一群狗和一個騎馬騎士的追趕。這個騎士抓住了她,把她的心掏出來餵狗。當特拉弗爾素的女兒聽到這個故事後,因為害怕自己也遭到相同的命運,便接受了納斯塔基的愛。薄伽丘最後寫道:「拉維納當地的所有婦女,都變得比從前更加順從他們男人的心願。」

 這個和波提且利通常使用的題材大相逕庭的故事,是使用一種相當生硬、幾近誇張的筆法畫成的,可能是出自那些技巧不熟練的弟子們的手筆。少女的身體卻是完全以古典手法畫成的,缺少波提且利作品中典型的修長體態,這代表波提且利極有可能有個一心想要模仿古典風格的助手。然而那騎士的甲冑、繡花帳篷和其他人物華麗服裝的細部,都可以明顯地看出哥德式藝術的影響。而所有的這些設計,又因為具有整體透視感的精細全景的襯托,而顯得勻稱。在畫這組畫時,波提且利可能想到了烏切羅﹝Uccello﹞的作品,烏切羅把出色的透視手法,和哥德式的用色、細節描繪法結合在一起。

 
老實人納斯塔基奧的第三篇故事
﹝Panel 3 of "The Story of Nastagio degli Onesti"﹞

1483 年
蛋彩‧畫板,84 x 142 公分
普拉多美術館,馬德里﹝Madrid﹞,西班牙

 

 這幅畫的細部特別具有哥德式的風格。

 ※以上資料來源:視覺素養學習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