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最大旅遊網站 www.caneis.com.tw
凱尼斯旅行社 世界各國旅遊資訊 凱尼斯旅行社 旅遊APP Google關鍵字排名第一名 旅遊省錢小秘密 世界旅遊地圖 玩家推薦的網站

 曼帖那是義大利畫家。 1459 年他在帕度亞的伊雷米塔尼教堂裏的歐維塔尼禮拜堂完成了一組濕壁畫,即《聖母昇天》﹝Assumption﹞及《聖克瑞斯多弗的殉教》﹝Martyrdom of S. Christopher﹞。此畫反映曼帖那的獨特畫風:反映古代事物。這一直是他在形式上和精神上的最高追求。同時他純熟地掌握了透視法,將視點放低以加強主題的氣氛和人物。瓦薩利﹝Vasari﹞曾評論:「曼帖那一直認為,好的古代雕塑品是如此完美,自然界的東西是無法達到此境地的‧‧‧,他作品的線條是那麼鋒利,似乎比較接近石頭雕像,而不像人類肉體的線條。」

  1460 年,他移居曼多,擔任宮廷畫家。他在那裏的城堡畫了一套《婚禮堂》﹝Camera degli Sposi﹞壁畫,以紀念貢薩格﹝Gonzaga﹞家族。畫在牆壁上的諸多人像,看起來儼然是室內空間的延續,同時,在天花板上畫了一座陽台,陽台上的人則在廣闊的天空之下俯視室內。這是文藝復興時代第一個完全有「仰角透視」﹝Sotto in Su﹞的幻覺裝飾畫。這種構想在拉斐爾﹝Raphael﹞和科雷吉歐﹝Correggio﹞之前沒有人加以探討,直到巴洛克時代始得充分發展。

more...

   
  曼帖那 (Andrea Mantegna) 作品介紹
園中祈禱﹝Agony in the Garden﹞
1459 年
蛋彩‧畫板,63 x 80 公分
國家畫廊,倫敦﹝London﹞,英國
 

 曼帖那在這幅作品中,所表現出來的莊嚴動人,就在如下的構圖中顯現:那孤獨的耶穌,跪在如祭壇般的岩石臺中,一群信徒卻早已在他的腳下熟睡,一座遙遠而帶著古意的城市,和幾座不可攀登的山巒,構成整幅畫面的背景,天使們向基督呈獻象徵受難的物件,一些乾枯細長的枝幹伸向天空,遠處則走來一群差役。

 這幅畫中沒有一樣東西是純粹屬於大自然的,舉凡建築、城牆和塔臺等,都是用來訴說一部份的歷史史蹟,因為就曼帖那看來,這一切就像猶大率領的那一隊人群一樣,是和我們的現實有關的,是時間和歷史的再現,而過去和現在也是不可分割的。

 曼帖那從唐那太羅那裡,學到了用明快的手法,勾畫出景物的輪廓和造型,以及用複雜的透視法來構圖。但是不同的是,唐那太羅的歷史觀是執著而動人的,而對於曼帖那,則感覺上是冷漠無情的。

more...
聖賽巴斯帝安﹝St Sebastian﹞
1456 ~ 1459 年
蛋彩‧畫板, 255 x 140 公分
羅浮宮,巴黎﹝Paris﹞,法國
 

 聖徒被綁在幾乎傾圮的科林斯式直柱上,柱上的拱門已經毀壞,它的主體原本是屬於緊挨著後面的這座建築物。在地面上,我們可以看到一些殘垣斷壁。除了遠景中的幾個人物之外,在近景中還有兩個弓箭手的半身像,他們的模樣看起來很像是劊子手的樣子。天空中飄浮著朵朵白雲,遠遠望去,依稀還可以看見在一堆突出的岩石山上,有一些破舊的建築物,最遠處的頂端,則是一座城堡。

 殉道者被捆綁在古典建築的殘垣上,這些殘垣環抱著聖塞巴斯蒂安,使他的形象和殘垣幾乎融成了一體。我們不難看出,古老圓柱的廢墟,似乎暗示著聖徒想要摧毀廟宇和偶像的願望,使真理能在廢墟中顯現並獲得新生,產生新的開始。

 曼帖那這樣處理畫面再一次說明了,他不單單是為了創造一種堅實的幻覺,才畫上大理石和岩石的雕刻圖象,以襯托出畫中聖徒所具備著的,像他周圍石頭那樣堅韌不拔的精神,而且他也為了使人物的面貌外形固定下來,以防止殉道者的形象,像過去一般模糊不清,才能從過去的那些聖徒殉道像中,轉化成當前現實中,令人難忘的形象。

more...
聖傑諾教堂祭壇畫﹝San Zeno Altarpiece﹞
1457 ~ 1460 年
蛋彩‧畫板, 480 x 450 公分
聖傑諾教堂,維羅納﹝Verona﹞,義大利
 

 曼帖那繪製了祭壇畫中畫板的外框,整組畫是和祭壇的建築結構連結在一起的,其主題是表現古典神話和基督教精神之間的關係,透過建築主體構成之畫景所烘托出的逼真效果,而將主題突顯出來。

  運用這種幻覺的空間,曼帖那為天使唱詩隊創造了一種獨特的氣氛,建築物部份一直延長到祭壇上的裝飾畫上,右邊有一扇打開的窗戶,恰與畫面中所表現的光線來源相符合。在這組畫中,沒有內部空間和外部空間之分,而畫面的空間和觀賞者存在的空間,好像也沒有什麼界線。

  三聯畫中的廊柱,清楚地表現出門廊的透視感,能與建築物中的圓柱合為一體,形成一個整體空間,曼帖那並且將消失點設在聖母的腳下,使之成為畫面的匯聚中心。

  曼帖那透過把神話中的時空和當代的環境融為一體的方式,來表現歷史和現實的不同時空,天使群成為聖母腳下的音樂天使,古老浮雕上的水果花環裝飾著門廊。曼帖那是如何能把歷史的形象轉換至當前的現實生活中呢?他以藝術的手法,透過繪畫和雕刻所創造出來的幻覺、對素材的細緻處理、以及對人類勞動的讚美,來達到這個境界。曼帖那不僅追求形式上的幻覺,也刻意塑造浮雕的紋飾,以求表現出一種立體感;同時他也致力表現石頭和金屬的硬度,和追求空間的透視感,以及回溯和延續時間的效果。

  框架的圓柱把畫面分為三個份,畫面是以仰視的角度繪出,使得聚集在聖母馬利亞寶座周圍的人物,無形中都具有一種宏偉的氣勢。

more...
帕那索斯﹝Parnassus﹞
1497 年
蛋彩‧畫布,160 x 192 公分
羅浮宮,巴黎﹝Paris﹞,法國
 

 畫中有「正在消遣作樂的戰神和愛神,有火神和正在彈琴的歌神,還有九個跳舞的仙女」。曼帖那晚年時,又重新懷著希望,尋找他在史夸爾邱內的畫室內工作時,所選用的那些材料,那裡有許多挖掘出來的古物、碑石以及壁畫和塑像的殘片等等物品。當曼帖那進入復古心境的夢想時,他就漫遊在那座藏有許多古物的博物館中,呼吸著充滿藝術和古典的優雅懷舊氣氛。

 在這幅畫中,愛神和戰神這一對戀人,相視牽手地站在床前,由於他們受到了火神的威脅,仙女們在他們的面前載歌載舞,使得遠處的岩石搖搖欲墜,只有飛馬和墨丘利神一起努力敲打著頭盔,才能阻止這一切。這原是一個屬於矯飾主義風格的故事,曼帖那卻把它變成了一個充滿幻想的繪畫主題。

 
婚禮堂的屋頂圓孔﹝Ceiling Oculus﹞

1471~ 1474年
濕壁畫,直徑: 270 公分
公爵宮殿,曼多﹝Mantua﹞,義大利

 

 1459 年曼帖那移居曼多﹝Mantua﹞,擔任宮廷畫家。他在那裏的城堡畫了一套《婚禮堂》﹝Camera degli Sposi﹞壁畫,以紀念貢薩格﹝Gonzaga﹞家族。畫在牆壁上的諸多人像,看起來儼然是室內空間的延續,同時,他在公爵宮殿的圓頂天花板上畫了一座陽台,陽台上的人則在廣闊的天空之下俯視室內。這是文藝復興時代第一個完全有「仰角透視」的幻覺裝飾畫。這種構想在拉斐爾﹝Raphael﹞和科雷吉歐﹝Correggio﹞之前沒有人加以探討,直到巴洛克時代始得充分發展。

 
聖詹姆斯前赴刑場途中
﹝St James on the way to his execution﹞
1455 年
濕壁畫﹝已在二次大戰中毀壞﹞
伊雷米塔尼教堂,帕度亞﹝Padua﹞,義大利
 

 1455 年,曼帖那為帕度亞 ﹝Padua﹞的伊雷米塔尼教堂﹝Eremitani Church﹞完成一系列描繪聖詹姆斯﹝St. James﹞傳奇的壁畫。這教堂在二次大戰轟炸時受到嚴重的損壞,曼帖那的絕妙壁畫也因此泰半被毀。其中一幅是《聖詹姆斯前赴刑場途中》。曼帖那像喬托或唐那提羅一樣,設法想像那情景的實際模樣;但是他的「真實」標準,比喬托來更精確得多了。喬托在乎的是故事的內在意義,譬如男男女女在一個特定的情境下是如何地動作與舉止,而曼帖那則對外在環境也有興趣。他知道聖詹姆斯是活在羅馬帝國的時代,也希望按照實際發生的樣子來重組那一幕。為了這個目的,他特地研究過古代的遺物。主角正通過的城門是個羅馬凱旋門,引導他的士兵一律穿著古羅馬軍團的衣服和甲胃,就像我們在可靠的古代紀錄或紀念碑上所見的一樣。

 《聖詹姆斯前赴刑場途中》這幅畫能令人聯想到古代雕刻的,還不僅是服裝與飾物這些細節;整個畫面的精拙簡樸、嚴峻雄偉都使羅馬藝術的精神呼之欲出。曼帖那也像馬薩其奧一樣,熱切地應用透視法的新藝術去創造一個舞台,他的人物似乎可以像堅實有形的人一樣在上面佇立走動。他以熟練的戲劇製作者手法去配置人物,而期望傳達那一刻的意義以及整個事件的過程。我們可以看出正在發生的事情:護衛的行列中止了一會兒,因為有一個迫害聖詹姆斯的人後悔了,他跪倒在聖人跟前祈求祝福。聖人平靜地轉過身來替他畫十字,羅馬士兵則站著旁觀,其中一個無動於衷,另一個則用生動的姿態舉起手來,好像他也被感動了。拱門的圓形部分正好框出這一幕,並使它和衛兵擋回去的圍觀者的一片騷亂分開來。

 觀賞者欣賞這幅畫時,必須把視線從下往上急速移動,並且不再只是看到一個景象,而是一個正在進行的事件。曼帖納使觀賞者向上望的方法是把消失點放畫面的下緣,強迫觀賞者的眼睛必須趨隨從消失點四散出來的斜形路線,加上畫中人物的許多斜線,為觀賞者的視線加添了力量,因而增強了這個景象的緊張氣氛。不過這氣氛卻把那站得最挺直的聖雅各突顯出來。

 
婚禮堂﹝Camera degli Sposi﹞
1465 ~ 1474 年
濕壁畫
公爵宮殿,曼多﹝Mantua﹞,義大利
 

 1456年,路德維科.貢薩加邀請曼帖那到曼多來定居,以取代當時的宮近畫家畢薩內洛的位置,當作是對他的特殊獎賞。曼帖那的作品《婚禮堂》,是他曾在曼多活動的證明。

 畫中的房間裝飾華麗,虛構出一個由柱子支撐的大理石大廳,一面被繡金的布遮蓋,另一面的布幕敞開,露出畫面的眾多宮廷人物。北牆有一個壁爐,畫家大膽地將它放進構圖之中,壁爐上方,路德維科.貢薩加從他秘書手中接過一份公文,旁邊坐著他的妻子巴巴拉.底.班德布格,周圍站著他的家人,而一些朝臣在台階上走動著。

 
聖母榮耀像﹝Madonna della Vittoria﹞
1496 年
蛋彩‧畫板,250 x 160 公分
羅浮宮,巴黎﹝Paris﹞,法國
 

 在《聖母榮耀像》這幅畫作中,曼帖那把人物排在由蔓藤編織成的一個半圓形屋頂的周圍,人們可以從頂棚上隱約看到天空中飄浮著的淺灰色雲彩。聖母坐在中間,聖徒分列兩旁,法蘭契斯可.頁薩格則跪在寶座邊,他就是委託曼帖那創作出這幅畫的人。雖然這幅畫有傳統的結構,圖案表現的方式也是曼帖那的特點,但是除此之外,仍然可以看到一種不同以往的、獨特的莊嚴氣氛。聖母的姿勢很奇特,她不是像傳統的雕塑像所塑造的姿態那樣,而是微微地傾向跪在她右邊的人,她伸出右手,做出一個衛護的姿勢。

 在這幅作品中,曼帖那所有的藝術特點都表現了出來,而且我們也依稀可以感受到,他所傳達出的一種情懷,對已經屬於過往的偉大時代的懷念之情。

 ※以上資料來源:視覺素養學習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