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最大旅遊網站 www.caneis.com.tw
凱尼斯旅行社 世界各國旅遊資訊 凱尼斯旅行社 旅遊APP Google關鍵字排名第一名 旅遊省錢小秘密 世界旅遊地圖 玩家推薦的網站

 烏切羅是義大利畫家。他相當醉心於透視法﹝前縮法 foreshortening﹞的鑽研,在中年時改變了畫風。不過他並不像馬薩其奧﹝Masaccio﹞等人,把它運用於自然主義的作品上。

 烏切羅於 1407 年在吉伯提﹝Ghiberti﹞的工作坊擔任小學徒,當時吉伯提正在從事洗禮堂的第一扇青銅門的工作,而此門的半哥德式風格,奠定了烏切羅個人的基礎。

 1436 年他受佛羅倫斯當局的委託,畫英國傭兵霍克武德﹝Sir John Hawkwood﹞騎馬像壁畫。這一壁畫現今仍保存於佛羅倫斯主教堂。這幅畫首度呈現出對新前縮法的刻意探討:前縮法的用意在於使眼睛產生錯覺,以為作品上的塑像是真實的。事實上烏切羅並不曾把透視法完全的發揮出來,這是由於他把底座和騎士像分別經由兩個全然不同的視點加以處理的緣故。在他的作品中,這種不協調情形是很常見的。

 1431 年左右他已陸續為同一教堂畫過幾幅《創世紀圖》﹝Creation﹞。1443 年,他在繪製主教堂鐘面文字盤四周的四位預言家時再次使用了前縮法。1445 年,他為佛羅倫斯聖母堂的綠色迴廊畫了舉世聞名的《大洪水》﹝the Deluge﹞。《大洪水》把透視法的效果發揮得淋漓盡緻。他為麥第奇家族﹝the Medici﹞所作的三幅《聖羅馬諾的戰役》﹝The Battle of San Romano﹞畫中也可看到前縮法的影子,不過這些畫更重視裝飾性,這種裝飾性在其晚期作品中更為顯著。

more...

   
  烏切羅 (Paolo Uccello) 作品介紹
霍克武德﹝Sir John Hawkwood﹞
1436 年
溼壁畫,820 x 515 公分
主教堂,佛羅倫斯﹝Florence﹞,義大利
 

 這幅畫現存於佛羅倫斯百花聖母教堂﹝Santa Maria del Fiore﹞ 中,是為了獻給在卡西那戰役中,率領佛羅倫斯軍隊贏得勝利的指揮官喬凡尼.阿古托的紀念像。

 烏切羅熟練的使用了前縮透視法:把托座和托座下的基座,以及置於其上的駿馬和騎士,分別由兩個全然不同的視點來處理,所以基座的前景和駿馬前景之間,存在著明顯的矛盾和不協調的情形。托座及托座下的基座視點較低,而駿馬和騎士的視點則較高,與觀者的視點等齊。烏切羅認為如果在繪製駿馬和騎士時,採用與基座相同的透視點,那麼將會完全歪曲了物體的形象,所以才對同一紀念碑的兩個組成部分,採用不同的視點和消失點。

more...
 
聖羅馬諾的戰役 ﹝The Battle of San Romano﹞
1450 年
蛋彩‧畫板,182 x 320 公分
國家畫廊,倫敦﹝London﹞,英國
 

 這幅畫是《聖羅馬諾的戰役》﹝The Battle of San Romano﹞三幅畫作之第一幅,畫面為尼科洛﹝Niccolo da Tolentino﹞隊長帶領佛羅倫斯軍隊開始向西耶納人發起進攻。烏切羅同時在前景和背景採用了兩種不同的透視手法,儘管長矛的指向與背景道路走向顯得不夠連貫,但用色格調相當誘人。前景的戰場衝突場面,是以玫瑰紅地面襯底;遠景步兵戰士的分別以紅色、白色和藍綠色區別各種人物的動作,並使背景透視消失點逐漸朝前景靠攏。戰爭場面以暗色背景反襯前景的指揮官,並以動態定格使整個畫面具有一種超現實氣氛。

more...
 
契阿爾達被殺下馬
﹝Bernardino della Ciarda Thrown Off His Horse﹞

1450 年
蛋彩‧畫板,182 x 323 公分
烏菲茲美術館,佛羅倫斯﹝Florence﹞,義大利

 

 這幅畫是《聖羅馬諾的戰役》﹝The Battle of San Romano﹞三幅畫作之第二幅,表現佛羅倫斯軍隊打敗席耶納﹝Siena﹞聯軍,並將聯軍隊長契阿爾達﹝Bernardino della Ciarda﹞殺下馬時的情節。整個畫面的效果,是在底色調上把馬匹、獵人及動物以著色技巧逐一畫出。

 烏切羅喜歡用非現實的手法來表現象徵性的空間,所以他用當時流行的各種前景處理技巧,來表現舞台的透視空間:首先在近景中用前縮透視法、以簡潔的筆觸勾勒出一個「舞台」,舞台上不但上演著騎士間的戰鬥情形,同時也展現他們個人的體形和整體結構;再以垂直的舞台背景來表現透視的空間。烏切羅利用背景上的樹籬側影,劃分各自的空間,以區分出不同的地形界限。

 無垠的田野、蜿蜒的樹籬、專注的獵手和驚恐逃竄的野獸,形成一個絕妙的風景,正好構成畫面的背景,完全沒有給背景的天空留下任何空間。人和動物,仿佛在剎那間凝固不動了,近景的騎士多半人仰馬翻,中景的馬匹,有些正揚起前蹄,有些則翹起後腿。穿著笨重的盔甲,如同怪物般的騎士身上,則閃著棕色的光芒,在白色、紅色、藍色馬的互相襯托下,烏切羅將一個超越時空的戰爭事件,描繪得出神入化。

 折斷的長矛,錯落有緻地散落地上,使原本平板的舞台,增添了些許層次感。而最前面有兩匹被射倒在地的藍馬,長矛橫臥,藍馬上的騎士也被擊落在地。其他的騎士們則在搏鬥,進行著激烈的爭戰。在左邊,幾根長矛一致向右邊傾斜,而騎紅馬的武士將深色長矛刺中貝爾納爾迪諾,使他倒在中央的白馬背上,橫佔了整個畫面中間。烏切羅畫出了他墜馬時的瞬間。右邊的長矛,幾乎全都糾纏在一起,構成畫面中濃重的一個色塊,也就是被擊中潰敗的騎隊。

more...
米凱萊托的參戰
﹝Micheletto da Cotignola Engages in Battle﹞
1450 年
蛋彩‧畫板,180 x 316 公分
羅浮宮,巴黎﹝Paris﹞,法國
 

 這幅畫是《聖羅馬諾的戰役》﹝The Battle of San Romano﹞三幅畫作之第三幅,是為慶祝聖羅馬諾戰役告捷而畫的。畫面表現米凱萊托﹝Micheletto da Cotignola﹞協助佛羅倫斯軍隊打勝戰的事蹟。

 這幅畫是三幅《聖羅馬諾的戰役》中保存最好的一幅。盔甲邊上細部的銀色色彩仍舊清晰可見,事實上這也是全幅畫中最主要的色彩,和圖中的紅色正好相互輝映。畫面中央的黑馬是畫面中唯一飛騰而起的駿馬,馬上騎士頭戴著特別頭飾顯然是米凱萊托,他安坐在馬鞍上,形象突出而醒目;在米凱萊托兩側的騎士,都排成整齊的行列,從右邊走向左邊,似乎把中間的米凱萊托圍繞在一個圓圈中。左邊騎士們的長矛傾斜成扇面形狀;右邊騎士們的長矛則聳立在高翹的頭盔飾物上,而且自然開展,只有中間一隊騎士的長矛,幾乎全部成垂直形狀,形成一個包圍保護統帥的圍欄。

more...
在森林中狩獵﹝The Hunt in the Forest﹞
1460 年
溼壁畫,65 x 165 公分
阿什莫林博物館,牛津﹝Oxford﹞,英國
 
 

 這是烏切羅晚年的一幅作品,也是在他的整個創作生涯中最好的作品之一。這幅畫的創作時間最晚可推到 1460 ~ 1465 年,從極為精心的拼圖方式,也可證明這個時間,它最初很可能是畫在一個大櫃子的面上。

 這幅畫在哥德式風格中,透露出他對於年輕時期嚮往自然主義之激情的一種回顧,其中人物形象簡化為素描般的高雅輪廓,用色也創造出一種雖不常見但非常精細的節奏。畫面故事情節安排,表面上似乎並不集中,而實際上,無論是人物、馬匹或是獵狗都朝向中心被追捕的鹿群匯聚。此外,樹木安排很有節奏,從前景縱深排列的樹將畫面均等分布,極具秩序感。

more...
 
聖母的誕生﹝Birth of the Virgin﹞
1439 ~ 1440 年
溼壁畫,302 x 361 公分
主教堂,普拉托﹝Prato﹞,義大利
 

 普拉托主教堂﹝Duomo﹞中升天小教堂的裝飾畫,共有十四幅,其中由烏切羅創作的是共有《聖斯特法諾的辯論》﹝Disputation of St Stephen﹞、《聖母馬莉亞的誕生》﹝Birth of the Virgin﹞和《聖母馬莉亞朝見神廟》﹝Mary's Presentation in the Temple﹞三幅畫。

 《聖母馬莉亞的誕生》是其中最重要的一幅,以其複雜的前景、動感的人物姿態、具有個性的人物造型,精雕細琢的筆觸、和反自然主義的鮮艷色彩,使整個畫面充滿非現實的氣氛。尤其令人稱奇的是,前框景中的殿內,烏切羅又加上一個面對觀賞者,正面敞開的正方型小房間,這種處理法能夠帶領觀者一步步的進入畫的深部。

 整幅畫面的場景充滿動態感,上下共由兩層構成。在近景部份,有侍女正在精心照顧著幼小的馬莉亞,三個神祕的婦女依序由右邊走進。在遠景部份,小房間中坐在床上的聖安娜,正由兩位侍女服侍著洗手;而在畫面的左邊,有一位婦女從樓梯上走下來。這種處理手法,打破了一般內外空間的界限,把屋裡屋外都集中表現在同一個畫面上。

 烏切羅對每一個人物、每一件物品都細心描繪。無論是裹著初生馬莉亞的包袱、侍女手捧的托盤、托盤上面的細頸瓶,或是黑白花紋的白色毛巾,甚至每一個人物的頭髮款式,頭髮上的飾物,乃至天花板上的裝飾圖案,無一不是描繪得十分精緻,栩栩如生。

 這幅畫面的畫面結構嚴格,色彩雖然艷麗,但是描繪人物高雅側影的色調卻很和諧。譬如走下樓梯的侍女身穿紅色衣裙;馬莉亞腳邊的侍女穿著綠色衣服;抱著馬莉亞的侍女衣裙則為紫羅藍色;在畫面中間地方有一位手捧毛巾,身穿白色衣裙的侍女,她剛好將右邊身穿玫瑰紅、鮮黃色和藍綠色的三位婦女與左邊的侍女們隔了開來。這幾位婦女都有珠潤般透亮的臉龐,使整個畫面的色調在和諧中不失變化。

 
大洪水﹝The Deluge﹞
1439 ~ 1440 年
溼壁畫,215 x 510 公分
福音聖母教堂,佛羅倫斯﹝Florence﹞,義大利
 

 烏切羅被委託繪製福音聖母教堂﹝Santa Maria Novella﹞的綠色迴廊壁畫:畫面有上帝起初創造萬物和人類的故事,也有未聽上帝告誡,觸犯戒律的亞當夏娃的故事,以及諾亞方舟和大洪水的故事。

 這幅壁畫的最大特色是烏切羅成功地將兩個故事,兩個連續發展的情節,集中表現在一個畫面中,左邊描繪洪水的泛濫,右邊則表現出洪水的退落。兩者並陳的結果,看起來卻能適得其所,並無矛盾之處。

 同一幅畫面上,諾亞這個人物就出現兩個形象,一個在船上,一個在地上。這種表現方式,在十四世紀和十五世紀繪畫中是很平常的,但是烏切羅在這幅畫中運用消失點的方式卻是一大突破。畫面中兩隻方舟以透視圖方式會合在背景上,好像一隻漏斗般把突然降臨在人們身上的暴風雨,猛然地投射在前景上。諾亞高大的身影,則茫然不動地佇立在這場悲劇的畫面中央,然後右上方出現的小窗口裏,諾亞從船中伸出身體,放出洪水退後飛出的第一對和平鴿。

 
聖喬治亞和巨龍﹝St. George and the Dragon﹞
1456 年
油彩‧畫布,57 x 73 公分
國家畫廊,倫敦﹝London﹞,英國
 

 烏切羅的世界,常常充滿了奇妙而又神祕的氣氛,卻蘊含了冷嘲與熱諷的意味,但是在他那個時代的故事,仍然禁錮在哥德式的監獄中,所以畫面有些拘謹。

 在這幅畫的畫面中,馬及龍由兩邊向中間進攻,在由花圃組成的前景中,呈現瞬間之下的動感。這位騎士相當年輕,有著稚幼的臉龐,全身包裹在厚重的盔甲中。他將長矛刺進巨龍的眼,使巨龍不得不翻捲著長尾,張開著兩翼,作最後的掙扎。龍兩翼上的彩色圓點,有點像一個個標靶。使得整個畫面,充滿舞台表演的韻味。身影苗條的公主好像是站在舞台上的一個觀眾,正在觀看著這一場爭鬥,公主看起來似乎受到很大的驚嚇,她呆呆的站著,手中牽著鏈繩,似乎想要把怪物牽住。這幅畫的結構,建築在兩個傾斜面上,龍和騎士以對角線走向彼此,在前景中會合。一個如同是張開著的血盆大口般從左上方黑洞中竄出,而騎士則是從一片濃密成漩渦形的雲霧中飛奔而來。

 
聖餅的奇蹟﹝The Miracle of the Host﹞
1465 ~ 1469 年
溼壁畫,第二個故事,整幅畫 43 x 351 公分
馬爾凱國家畫廊,烏爾比諾﹝Urbino﹞,義大利
 

 這幅畫是烏切羅為烏爾比諾的科爾普斯.多米尼教堂創作的祭壇座畫﹝Predella﹞中六個故事中的第二個,這六個故事在描繪有關聖餅的反猶太人傳說。祭壇座畫是祭壇畫主要部分下側帶狀裝飾畫的一部分,用來描述主畫下面較小的場景,或者可表現一系列較為次要的情節。在第二個故事的畫面中,我們看到聖餅被放在火上燃燒,而且流出一地的鮮血;一群手執武器的人,正企圖破門而入,而嚇得半死的猶太商人全家,只能不知所措的躲在牆腳邊。

 ※以上資料來源:視覺素養學習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