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最大旅遊網站 www.caneis.com.tw
凱尼斯旅行社 世界各國旅遊資訊 凱尼斯旅行社 旅遊APP Google關鍵字排名第一名 旅遊省錢小秘密 世界旅遊地圖 玩家推薦的網站

 維拉斯奎茲是葡裔的西班牙畫家,生於塞維爾﹝Seville﹞。他在塞維爾停留至 1622 年,前期的作品顯示他偏愛以自然主義的方式表現強光照射下的物體。1623 年到馬德里並擔任宮廷畫家。他的作畫速度不快,下筆謹慎,技巧考究,色調肅穆晦暗。許多肖像畫以簡單色彩作背景,使人物的輪廓浮現出來。

 1628 年當魯本斯﹝Rubens﹞訪問馬德里時,維拉斯奎茲與之會面,雖然他們之間的看法、個性及藝術修養大不相同,但是維拉斯奎茲仍然從魯本斯那裡學到很多。1629 年維拉斯奎茲旅跡熱那亞、威尼斯、羅馬及那不勒斯,在義大利期間,他曾專注於男體和豐富多層次的色彩,如《伐爾肯的熔爐》﹝The Forge of Vulcan﹞。

 他回國後所作的肖像畫,色彩極為鮮豔,是菲力普四世恐怖統治下,唯一幾個歡樂年頭的寫照,如《菲力普四世像》﹝Philip IV﹞,有一種類似魯本斯的豐富感。1648 年維拉斯奎茲伴隨使節團到義大利護送奧國的瑪莉亞納﹝Marianna of Austria﹞,而重訪熱那亞、威尼斯、羅馬及那不勒斯。期間並完成了幾件作品,如《維納斯對鏡梳妝》﹝The Toilette of Venus﹞和《教宗英諾森十世》﹝Pope Innocent X﹞,這兩件作品都極為出色。

more...

   
  維拉斯奎茲﹝Diego Velazquez﹞ 作品介紹
煎蛋的婦人
﹝Old Woman Frying Eggs﹞
1618 年
油彩‧畫布,101 x 120 公分
蘇格蘭國家美術館,愛丁堡﹝Edinburgh﹞,英國
 

 這幅畫主要是用來表現當時人們所使用的各種廚具,旁邊的人物反而是用來襯靜物。畫面中小男孩從陰影中走了出來,在光線照射下,他左手拿著一只閃閃發亮的玻璃瓶。在前景的右側,左手臂微抬的老婦人處於最明亮的部位,她一邊說話、一邊做事,她左手握著一隻雞蛋,右手拿著勺子,身邊放滿了水罐、盤子、小水桶等廚房用具。小男孩的左手臂和老婦人向前伸出的手臂,構成聯繫兩者之間的紐帶。畫家在這幅畫中使用暖色調,如褐色的陰影,黃色的瓜,橙紅色的火爐、磚紅色的老婦衣衫和桌子,這一切均隨光線的變化而趨於和諧。

more...
塞爾維亞的賣水人﹝The Waterseller of Seville﹞
1623 年
油彩‧畫布,106.7 x 81 公分
威靈頓博物館,倫敦﹝London﹞,英國
 

 這幅畫中的卡羅斯王子騎馬馳騁於帕爾多公園的景色裡,背後是覆蓋著白雪的山脈。王子身穿典雅的服裝,坐在暗褐色的馬背上,身上的披肩隨風揚起。

 畫中人物的形體輪廓柔,色彩和諧,在陽光照耀下,稀薄空氣灑滿了陽光,顯得輕柔透亮。維拉斯奎茲透過精心安排的對比效果,使前景中陰暗處的傾枓坡地看起來好像從大氣中穿過,遠處丘陵上綠樹蔥蔥,配上後面的山峰白雪皚皚,使這幅皇室肖像畫具有某種獨創性。

more...
酒神的勝利﹝The Triumph of Bacchus﹞
1629 年
油彩‧畫布,165 x 225 公分
普拉多美術館,馬德里﹝Madrid﹞,西班牙
 

 這幅畫是為了紀念荷蘭要塞布拉達的守軍,向西班牙軍隊投降十周年而畫的。它描述布拉達城總督,把城門鑰匙交給勝利的將軍安布羅吉奧.斯匹諾拉侯爵的情景。在這樣一幅宏偉巨作裡,構圖佔了非常重要的地位。維拉斯蓋茲把畫面分為兩部分:一邊為勝利者,一邊為戰敗者。挺立的長矛構成全畫的支撐點,長矛的垂直韻律,在畫的右邊更為鮮明突出。儘管這幅畫構圖十分複雜,維拉斯蓋茲仍力求表現人物的個性。在熱內亞指揮官安布羅吉奧.斯匹諾拉侯爵身後,我們還可以辨認出拿索.錫根和費里亞侯爵。這幅畫的構圖,擺脫了歷史畫的傳統布局,畫家在強調每個人物的心理聯繫和內心世界的同時,通過光線、空間與色彩的協調,讓全畫在整體的感覺達到統一。

more...
布拉達之降﹝The Surrender of Breda﹞

1635 年
油彩‧畫布,307 x 367 公分
普拉多美術館,馬德里﹝Madrid﹞,西班牙

 

 這幅畫是為了紀念荷蘭要塞布拉達的守軍,向西班牙軍隊投降十周年而畫的。它描述布拉達城總督,把城門鑰匙交給勝利的將軍安布羅吉奧.斯匹諾拉侯爵的情景。在這樣一幅宏偉巨作裡,構圖佔了非常重要的地位。維拉斯蓋茲把畫面分為兩部分:一邊為勝利者,一邊為戰敗者。挺立的長矛構成全畫的支撐點,長矛的垂直韻律,在畫的右邊更為鮮明突出。儘管這幅畫構圖十分複雜,維拉斯蓋茲仍力求表現人物的個性。在熱內亞指揮官安布羅吉奧.斯匹諾拉侯爵身後,我們還可以辨認出拿索.錫根和費里亞侯爵。這幅畫的構圖,擺脫了歷史畫的傳統布局,畫家在強調每個人物的心理聯繫和內心世界的同時,通過光線、空間與色彩的協調,讓全畫在整體的感覺達到統一。

more...
維納斯對鏡梳妝﹝The Toilette of Venus﹞
1649 ~ 1651年
油彩‧畫布,122.5 x 175 公分
國家畫廊,倫敦﹝London﹞,英國
 

 在維拉斯奎茲的作品中,這是保留下來的唯一一幅裸體畫,畫中一個從背後看過去的女人,傭懶地躺在床上,她的臉龐映照在小愛神手中的鏡子裡。畫家為什麼要讓維納斯以這種姿態出現?是為了遮羞而只裸露背部?或是強調美麗甚至生活都只是一場空?畫中人體和諧而精確的線條,呈現優雅的半孤狀,而臉龐卻畫得很粗糙,這種反差使人感到驚異。這雖然是一張反射在鏡中的臉,但並不足以解釋這種反差,以至於有些人認為這張臉乃出自另一個人之手。鏡子是繪畫史上反覆出現的物品,維拉斯蓋茲在《侍女》﹝The Maids of Honour﹞這一大型畫中,也讓鏡子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因為它有助於確定十分複雜的構圖。而在這幅畫裡,鏡子的用途可能是為了使人聯想到整個的空間,並向人們證明在形體之外,還有另一面的真實存在。

more...
侍女﹝The Maids of Honour﹞
1656 年
油彩‧畫布,318 x 276 公分
普拉多美術館,馬德里﹝Madrid﹞,西班牙
 

 在畫中可以看到維拉斯蓋茲正在畫一幅皇室成員圖:從左至右為奧古斯蒂娜.德薩米恩托夫人,瑪格麗特公主,伊莎貝爾.德貝拉斯科夫人,女侏儒馬里.巴爾沃拉和男侏儒尼古拉西托.佩爾圖薩托。畫的中景有兩位宗教貴族:馬塞拉.德島略亞夫人和堂迭戈.魯伊斯.德阿斯科納;在背景牆上打開的門裡,宮廷侍官堂何塞.涅托.維拉斯蓋茲正舉步登上臺階。在畫面的中央部,房門旁邊的鏡子裡,顯露出王后瑪麗亞娜和菲力普四世的半身像,而他們正站在畫框外,房間的另一頭。

 畫家把人物置於一個很高的大廳裡,屋內的裝飾有著重要的作用。左邊立著大畫架,畫家正在揮毫作畫;在畫板的對面,兩堵牆相交成直角,側面的一面牆裝有寬大的玻璃窗,光線從第一和最後一扇窗中照射進來;大廳最裡邊的牆上開有小門,門外的臺階隱約可以看見,兩幅巨型神話題材油畫懸掛於鏡子上方,而兩位君王的身影就出現在這面著名的鏡子中。

 畫家採用的透視法堪稱範例:如果說該畫的場景給人以「真實存在」的感覺,那是因為畫的空間並非是「被動」的:前景中的人物不是面向觀看者,而是面向觀眾後面的國王和王后。這就是為什麼觀眾會感到自己也屬於畫的一部分的原因,因為畫的構圖只有延伸到正在擺弄姿勢的國王夫婦。如此一來,讓人以為自己來到了畫家的畫室「參觀」,而畫室門框下的人物更加強了這一個效果,這裡是全畫透視線的匯集點,以表現一位畫室的參觀者,他穿過房間來到門口,正最後一次回顧這間畫室。

 因此這幅畫所表現不單是簡單的一個立方體,它所表現的是,包括場上觀眾在內的完整空間。在這裡,各種人物在活動、在呼吸,包括觀看者在內。這個空間不僅有著令人難以置信的縱深感,且畫框內外的人物及形體均栩栩如生,從而把我們帶到了四度空間之中!

more...
瑪格麗特公主﹝The Infanta Margarita﹞
1660 年
油彩‧畫布,212 x 147 公分
普拉多美術館,馬德里﹝Madrid﹞,西班牙
 

 這幅畫是委拉斯貴茲的最後作品,大約是 1660 年所作,當時並未完成,而由女婿凡巴提斯達‧馬提尼斯繼續完成。雖然這件官方畫像中的臉部曾被潤飾過,但是在豪華絹衣與金色刺繡的反光上莫不各盡其妙,依然顯示出西班牙宮廷鼎盛時代的華麗美感。不過圖中看不到委拉斯貴茲親筆作品中的透明度、或筆飛墨舞等特徵,或許是因為這幅畫乃是委拉斯貴茲及其弟子或助手配合宮廷的要求努力畫成的傑作之一。

more...
教宗英諾森十世﹝Pope Innocent X﹞
1650 年
油彩‧畫布,141 x 119 公分
多利亞‧龐菲利畫廊,羅馬﹝Rome﹞,義大利
 

 1649 年初,維拉斯蓋茲第二次去義大利。在羅馬的一年多時間,他為羅馬上層貴族畫了一些傑出的肖像畫。其中最成功的就是這一幅《教皇英諾森十世》。這幅畫使他的藝術聲望很快傳遍義大利與西班牙各地。肖像畫中,畫家以卓越的寫實功力揭示出這個詭詐、陰險而又十分毒辣的義大利統治者形象的本質。他嘴唇緊閉、雙眉深鎖,目光斜視,臉上佈滿陰沉氣色。色彩敷設得那樣富有表現力,火紅的法衣與袍服的白色相對照,更襯托出這張營養極好的紅潤而富有光彩的臉。緞子質料裁制的法衣披肩,在室內光照下閃爍著光芒。

more...
伐爾肯的熔爐 ﹝The Forge of Vulcan﹞
1634 ~ 1635 年
油彩‧畫布,223 x 290 公分
普拉多美術館,馬德里﹝Madrid﹞,西班牙
 

 這幅畫的主題是在表現阿波羅﹝Apollo﹞向維納斯的丈夫伐爾肯﹝Vulcan﹞,揭露維納斯和馬爾斯﹝Mars﹞通奸的故事。

 構圖基本上是以垂直線為基礎。畫中人物以熔爐為中心一一排列,產生一種縱深的效果。這幅畫明顯地反映出義大利之行,對維拉斯蓋茲的影響,其畫面安排充實有力、人物描繪精確、表情恰到好處,貝利拉的明暗技法也得到了運用,在那不勒斯時,維拉斯蓋茲曾會見了這位自己仰慕已久的大師。

 在該畫的人物布局方面,維拉斯蓋茲成功地找到一種寧靜、穩重的平衡。畫中的阿波羅光彩照人,他身裹橙紅色的長衫,與伏爾肯和他的四名徒弟形成鮮明對比;突然闖入的阿波羅打斷了鐵匠們的工作,使他們吃了一驚。畫家以明暗技法表現出健壯的人體,並以畫面的結構,巧妙地安排人物之間的聯繫。和以前的作品一樣,維拉斯蓋茲在畫中使用的仍然是暖色調:從淺朱色到深朱色逐漸變化,進而成為陰影處的褐色,這種褐色包括從栗色到焦土色調的變化;在這樣的色調襯托下,阿波羅大氅的鮮明顏色和鐵鉆上燒紅的金屬鍛件顯得格外分明。

 
卡羅斯王子騎馬像﹝Prince Baltasar Carlos on Horseback﹞
1635 ~ 1636 年
油彩‧畫布,209 x 173 公分
普拉多美術館,馬德里﹝Madrid﹞,西班牙
 

 這幅畫中的卡羅斯王子騎馬馳騁於帕爾多公園的景色裡,背後是覆蓋著白雪的山脈。王子身穿典雅的服裝,坐在暗褐色的馬背上,身上的披肩隨風揚起。

 畫中人物的形體輪廓柔,色彩和諧,在陽光照耀下,稀薄空氣灑滿了陽光,顯得輕柔透亮。維拉斯奎茲透過精心安排的對比效果,使前景中陰暗處的傾枓坡地看起來好像從大氣中穿過,遠處丘陵上綠樹蔥蔥,配上後面的山峰白雪皚皚,使這幅皇室肖像畫具有某種獨創性。

 
織女們﹝The Spinners﹞
1644~ 1648 年
油彩‧畫布,220 x 289 公分
普拉多美術館,馬德里﹝Madrid﹞,西班牙
 

 這幅畫在描寫馬德里一間壁氈工廠的一個場面。維拉斯奎茲將畫面分成前景與後景。前景有一群女工正在編織壁氈,左邊一位年長的婦人轉動紡車,右邊一位較年輕的拿著線球整理紡線,並且伸出左手指向左方與紡車的轉動形成一種視覺的動勢,其他三位婦女則分別整理零頭線料。後景則是踏過台階之後的一間凹室,在充滿陽光的空間站著幾位衣著華麗的女人,其中一位帶著頭盔舉起右手的是正義之神雅典娜﹝Athena﹞,面對他站著的是阿拉克妮﹝Arachne﹞,她企圖與女神比較編織技巧,這是一種褻瀆神明的舉動。背後是一件參加比賽的壁氈,圖面描述天神朱比特﹝Jupiter﹞強暴歐羅巴﹝Europa﹞的情愛故事。

 
 ※以上資料來源:視覺素養學習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