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最大旅遊網站 www.caneis.com.tw
凱尼斯旅行社 世界各國旅遊資訊 凱尼斯旅行社 旅遊APP Google關鍵字排名第一名 旅遊省錢小秘密 世界旅遊地圖 玩家推薦的網站

 哥雅於 1776 年開始為皇家織造廠繪製織錦的大型素描草圖,由此展開一生成功的事業,到了 1799 年他已經被西班牙宮廷任命為首席御用畫師。然而,1792 年他因病失聰,連帶地作品也改變了,他繪製了一系列名為「幻想畫」的蝕刻作品,這些作品變得粗暴並反諷地攻擊當時的禮儀、風俗以及教會的弊陋。1819年,哥雅開始從事石版印刷的新藝術創作,他完成了許多鬥牛畫、單版版畫、利用蝕刻法和細點蝕刻法做成的銅板畫。

 哥雅受到提也波洛﹝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的西班牙濕壁畫的影響後,開始大量繪製裝飾性作品。他曾潛心研究過前任宮廷畫師委拉斯蓋茲﹝Diego Velazquez﹞的作品,因此他的風格到最後,竟趨於印象派的形式。他對十九世紀法國繪畫的影響很大,尤其是馬奈﹝Edouard Manet﹞,因此哥雅在西方被譽為古代大師的延續,現代繪畫之開創者。

more...

   
  哥雅﹝Francisco Goya﹞ 作品介紹
陽傘﹝The Parasal﹞
l776 ~ 1778 年
油彩‧畫布,104 x 152 公分
普拉多美術館,馬德里﹝Madrid﹞,西班牙
 

 十八世紀末,西班牙皇宮和貴族府邸都流行用大掛毯作裝飾,因此哥雅從 I777 ~ I792 年為聖芭芭拉皇家織造廠製作了 63 幅草圖,這些草圖實際上是油畫,現在幾乎全部都收藏在普拉多美術館。這幅畫《陽傘》正是這批草圖中最討人喜歡的作品之一。

 哥雅為這幅畫用年輕姑娘調皮的模樣和她的男朋友打著陽傘的姿態來構成畫面,其色彩鮮艷燦爛,極為明亮,猶如年輕人的微笑。那正在撒嬌的年輕姑娘自然優美的姿勢實在迷人;而穿著紅馬甲的小伙子則發出奇特、幾乎有些不安的目光。

 哥雅安排這場情景,其目的是為了畫面形成充滿陽光的構圖。它以一個三角形為基礎,其空間包括年輕姑娘和正打著陽傘使她免於曬太陽的小伙子。當然,色彩的諧調在構圖中也起著使這幅畫成功的基本作用,畫中顏色包括綠色的小傘,男青年的黃、赭石、棕色的上衣,紅色的馬甲,年輕姑娘的紅色頭巾,藍色的緊身衣和全黃色的裙子,罩著裙子的白紗上面的黑色小狗,而姑娘身上披風的皮毛邊又襯托著明亮的色彩。從這些顏色的運用,哥雅同時探討反射光線和直射光線之間的差異,即是在陽光直射下年輕人的臉和沐浴在由傘反射的光線裡的姑娘的臉之間的對比。這些顏色的組合給予人一種輕快明朗的視覺效果,我們可以想像當這幅畫的掛毯掛在門上時,一定會帶給人歡愉輕鬆的氣氛和心情,這便是哥雅使畫,畫使哥雅成功的地方。

more...
唐.曼努埃爾.奧索里奧 ﹝Don Manuel Osorio de Zuniga﹞
1788 年
油彩‧畫布,127 x 160 公分
大都會美術館,紐約﹝New York﹞,美國
 

 唐.曼努埃爾.奧索里奧是阿爾塔米拉伯爵的一個兒子、阿斯托加侯爵。阿爾塔米拉伯爵夫人和她的小女兒的肖像畫以及他的兒子維森特的肖像畫下端題辭的字體,與曼努埃爾.奧索里奧的肖像畫的題辭的字體相似。另一幅畫第三個兄弟胡安.馬里奧.奧索里奧的肖像畫也有相似的題辭,這幅畫很可能出自畫家奧古斯廷.埃斯特韋之手。像穿紅衣服的小曼努埃爾用根繩索牽著一隻喜鵲一樣,年輕的胡安.馬里奧也用繩子牽著一隻小鳥—朱頂雀。

 兩幅畫似乎出白同一構思:兩個孩子都各白帶著自己心愛的動物 ,這也許表現某種寓意、以反映他們的性格。

 哥雅的這幅畫的色彩鮮艷奪目,加工十分精細:總的來說,是藝術上非常成功的作品。緊束腰身的絨帶使衣服更加突出,而衣服的不可思議的紅色在不太鮮艷但卻明亮的底色上突顯出來。孩子淺紅色的面孔在精細的花邊褶領巾露出來;且四同被棕色的頭髮圍襯著。整個情景似乎表現出寧靜和安詳的神態,天真無邪地在同栓在繩子一頭的動物以及關在籠子裡的動物嬉戲。但足我們不難發現,當人們讓孩子像往常一樣稍玩片刻之時,從他睜得大大的眼睛裡,從他過於嚴肅的而容上透露出一絲顯著西班牙貴族即將大難臨頭的跡象。

 也許應該從被栓住的動物,從孩子背後暗中發光的貓的眼睛,從被關在綠色籠子裡的小鳥,看到某種象徵性的意義。除了對一些細節作出可能的解釋之外,這幅畫確實優美無比,人物位於畫面止中保持著構圖的平衡,所有細節都認真刻畫,而色彩也神奇般地諧調。總之,哥雅善於抓住童年天真爛漫的本質和特性的本領,體現了一個偉大的肖像畫家的才華。

more...
裸體的瑪哈﹝Naked Maja﹞
l797 ~ 1800 年
油彩‧畫布,97 x 190 公分
普拉多美術館,馬德里﹝Madrid﹞,西班牙
 

 大約 1650 年時,維拉斯奎茲﹝Diego Velazquez﹞畫了一幅美極的《維納斯對鏡梳妝》﹝The Toilette of Venus﹞ 。 這幅畫與科雷吉歐﹝Antonio Correggio﹞所畫的《邱比特的教育》﹝ The Education of Cupid﹞一起同是阿爾巴公爵收藏的名畫之一部分。公爵夫人請當時已出名的哥雅也來畫一幅維納斯,但是哥雅為此所畫的這幅《裸體的瑪哈》,畫中人物不像是一個女神,而是一個使人饞涎欲滴的、具挑逗性的、性感的女人的生動形象。

 《裸體的瑪哈》與委拉斯蓋茲的《維納斯對鏡梳妝》和馬奈﹝Edouard Manet﹞的《奧林匹亞》﹝Olympia﹞,同是藝術史上最迷人的裸體畫之一,而其另一幅完全穿著衣服的模特兒的姊妹作的出現,使這幅畫更具吸引力。

more...
著衣的瑪哈﹝Maja Clothed﹞
1800 ~ 1805 年
油彩‧畫布,95 x 190 公分
普拉多美術館,馬德里﹝Madrid﹞,西班牙
 

 《著衣的瑪哈》在構圖方面充分利用了人物的傾斜姿勢,以及底色所襯托出來的人體透明感和明亮的色彩。《著衣的瑪哈》服飾的華麗、精細與《裸體的瑪哈》﹝Naked Maja﹞的肉色的透明和光彩相對稱。如果對這兩幅畫先後觀賞,會感覺它們似乎是不可分的,彷彿是同一個人在最迷人的最初和最後的兩個奇妙時刻的表現。

 據傳說,瑪哈的兩個形象,即《著衣的瑪哈》和《裸體的瑪哈》畫的都是愛上了哥雅的阿爾巴公爵夫人。但在這幅光輝的作品中,被畫人根本不像是公爵夫人,她們的姿勢反而讓人想起當時為公爵夫人所收藏的維拉斯奎茲﹝Diego Velazquez﹞的《維納斯對鏡梳妝》﹝The Toilette of Venus﹞。

more...
查理四世的一家﹝The Family of Charles IV﹞

1800 ~ 1801 年
油彩‧畫布,280 x 336 公分
普拉多美術館,馬德里﹝Madrid﹞,西班牙

 

 哥雅開始作這件油畫時,曾經仔細地研究過皇家成員的面貌,至今,在普拉多美術館仍存有這幅畫的很多草圖。畫中人群的中央是查理四世和王后瑪利亞.路易莎,旁邊是他們的子女、孫子和其他的一些親戚。左邊穿藍衣服者是他們的長子,未來的資迪南七世,站在他旁邊的是他的妻子,不過她轉過身,把臉藏起來了,這是因為在作畫時,王儲的妻子還沒有完全選定。在他們後面黑暗中,哥雅把自己也畫進這幅畫。

more...
唐娜伊莎貝拉﹝Donna Isabel de Porcel﹞
1805 年
油彩‧畫布,81 x 54 公分
國家畫廊,倫敦﹝London﹞,英國
 

 《唐娜伊莎貝拉》這幅畫被視為是哥雅最傑出的作品之一。從服裝的華貴,女模特兒身上散發出的典型伊比利亞女人的光彩和充滿活力的美,加上靈巧的筆觸和精細的色質,可以看出這件作品是藝術家成熟時期的作品。

more...
巨人﹝The Colossus﹞
1808 ~ 1812 年
油彩‧畫布,116 x 105 公分
普拉多美術館,馬德里﹝Madrid﹞,西班牙
 

 1807 年底,拿破崙的車隊通過西班牙,他們受到一般老百姓的歡迎,因為老百姓根本沒有想到拿破崙竟會把西班牙的波旁王朝家族趕下臺,並建立起自己的勢力。當西班牙人民發現自己受騙時,即起來反抗法國軍隊,使西班牙進入了歷史上最痛苦和最混亂的一個黑暗時期。法國士兵用暴行來對付西班牙的反抗者;於是這場戰爭成為一場殘暴的屠殺,而拿破崙的巨大陰影就往那一片災難深重的土地上空回旋著。於是哥雅創作了《巨人》這幅畫以表達這場大悲劇。

 畫面中央挺立著一位咄咄逼人赤裸的巨人,他也許意味著戰爭或戰神,也許是在表現人們被巨大陰影籠罩著的不安所引起的未知危險的恐怖狀。無論如何,這幅畫始終縈繞在人們心頭,它象徵著西班牙被拿破崙軍隊占領初期驚慌、混亂和衝突的可怕狀態。在地上有一些人在奔跑,而雲層則在巨人同圍的天空中翻騰,這種動的感覺更加深了畫中的悲劇性的。

more...
少女們﹝The Young Ones﹞
1812 ~ 1814 年
油彩‧畫布,181 x 122 公分
里耳美術館,里耳﹝Lille﹞,法國
 

 十八世紀末,西班牙皇宮和貴族府邸都流行用大掛毯作裝飾,因此哥雅從 I777 ~ I792 年為聖芭芭拉皇家織造廠製作了 63 幅草圖,這些草圖實際上是油畫,現在幾乎全部都收藏在普拉多美術館,這幅畫《少女們》正是這批草圖之一。

 畫中是一位穿著時髦正在讀信的上層階級少女,右邊是為她打著一把陽傘的侍女。在她們身後是一群在地面彎腰的平民百姓,在更後面是一排排正在太陽下曬乾的衣服。

more...
沙丁魚葬禮﹝The Burial of The Sardine﹞
1812 ~ 1814 年
油彩‧畫板,83 x 62 公分
聖費迪南皇家美術學院,馬德里﹝Madrid﹞,西班牙
 

 這幅畫是描繪馬德里的「懺悔星期二」狂歡遊行。在遊行高潮的儀式「沙丁魚葬禮」中宣告斷食和苦行的四旬齋的開始,這是為了紀念基督在荒野上40天的苦行。在西班牙,這種民間宗教儀式已經融入生活之中,它也成為哥雅一些作品中的題材,這幅繪畫不僅呈現禁慾生活開始之前的最後狂歡作樂,即使在穩健的基督教儀式的粉飾下,甚至可以感到一種古代異教徒奇妙儀式中的恐怖感。

 畫中有兩名身穿白色服裝的婦女走在遊行隊伍的前面。她們戴著的面具,面具好像是在死人蒼白的臉上誇張地塗著腮紅。在後面人群中走邊有一名穿著黑色服裝、戴著骷髏面具的人物,右邊另有一名同樣穿著黑色服裝,高舉一面畫著「女模女樣」面部的旗幟。至於在畫面左下方,有一人穿著類似熊的野獸服裝,臉上戴著面具,手上有很長的爪。

more...
1808 年 5 月 3 日﹝The Third of May, 1808﹞
1814 年
油彩‧畫布,266 x 345 公分
普拉多美術館,馬德里﹝Madrid﹞,西班牙
 

 這幅畫描述 1808 年 5 月 3 日在馬德里附近的皮奧王子山的槍殺事件。在畫裡,奇特的情節通過繪畫語言表達得更加精煉。哥雅通過非凡的畫法,通過確定中心、構圖、光線、色彩再一坎把觀眾引入畫的「空間」。路燈的耀眼光線。照耀著場地,揭示了一些殘暴的細節。鮮血凝塊,反抗者張得大大的嘴,這鬼魂般的光線使人看到「恐怖事態的全部真相」。這不僅僅是少數反抗者被槍殺,而是全人類受到侮辱和受到這些看不見而容的、緊靠在一起、背向著我們的士兵的槍擊。從耀眼的光線下伸開雙臂、表示出恐懼、挑戰同時又是自由的姿態的囚犯,或從在他左邊、雙手捧苦臉的同伴,我們似乎也看到「世界各地和各不同時期的暴力的受害者。」

more...
被分割的表演場所﹝The Divided Arena﹞
1825 年
平版版畫,30 x 42.5 公分
國家圖書館,馬德里﹝Madrid﹞,西班牙
 

 哥雅在去世前三年,又回到以鬥牛為繪畫的題材,特別他用平版技術創作《波爾多之牛》﹝The Bulls of Bordeaux﹞系列版畫。

more...
往日的西班牙神聖週 ﹝Holy Week in Spain in Times Past﹞
1820 ~ 1824 年
黑粉筆‧畫紙,19.1 x 14.6 公分
國家畫廊,渥太華﹝Ottawa﹞,加拿大
 

 這幅畫是哥雅晚年時,以一種古代異教徒奇妙儀式的題材的素描。

 
 ※以上資料來源:視覺素養學習網